如何理解苏打绿的《他举起右手点名》

发布时间:2020-09-12 12:59:15
作者:浩轩

『他举起右手点名』

这首歌应该是我在冬专里单曲循环了最久的一首。

听完了之后很想听歌词解析来着

现在发应该太晚吧……。

原po知乎侵删。

这首歌是讲的二战纳粹集中营里的犹太人,灵感是青峰在去阿根廷的旅行中找到的。他试图使用对话来表达集中营里人们面对恐惧时的慌张,又加入对思想暴力的思索。

而从整体来讲,整个韦瓦第计划,春夏秋冬四张,四季本身是一个轮回,到最后的冬,看似是韦瓦第计划的结束,但又命名为“未了”,又是一个循环。整张专辑也有许多关于死亡,战争,循环无尽的讨论。

回到这首歌来看。

他举起右手点名

他是谁?点的是谁的名?

「这是众人共谋的一个恶游戏?」

「那火车不应该载我们到这里!」

「个个幽灵像死了又死的魅影。」

「我是一个编号还是拥有姓名?」

整首歌的歌词都用引号括起来,而其他的歌词并没有这样,说明这是一段对话,也就是传说中,「两个被关押在集中营的伙伴在其中一个被送去毒气室前的最后一次谈话」。

众人共谋,也即是纳粹。恶游戏,杀人为乐,杀人是恶,取乐为游戏。而为何如此,无辜的人发问。

答曰不对,我们不应该沦落至此,他们用火车载了满车的犹太人,一路到这里,罪恶的集中营。

注定了死亡,虽然还活着,但是已经和死了一样,日复一日的折磨,死了又死,只剩躯壳的幽灵而已。

在这里,每个人没有名字,有编号称呼,没有名字,还是人吗?一个随机的编号,就完全代表了一个人吗?消失就消失了,只是一个编号而已。

「那毒蜘蛛懂得让人手舞足蹈。」

「看!他们正要夺走凯旋的指环。」

「这里甚至不允许粗糙的渴望。」

「时间是不存在的,让恶梦餵养。」

毒蜘蛛即为希特勒,历史上最优秀的演说家之一,在台上慷慨激昂,整个国家就陷入疯狂。眼看着他们的疯狂就要攻陷整个世界。

而在集中营,遍地只有绝望与死亡,渴望,时间,未来,都被黑暗吞没。死亡是冬的终结。无尽的痛苦却在不断循环。

「被逼迫著走了岔路,还能活著再见吗?」

「移民」「

俘虏」「同性恋」「吉普赛」「犹太」

「有没有它这麼恨我们的八卦?」

「几十年後,世界会不会还一样......」

我们本身要一起走,但是他们却逼我走了另一条路,两条路无疑有一条是通向毒气室,再见,不也许是永别。

因为不同,他们憎恨我们,因为是犹太人。

可是不同的不只是犹太人,今天是因此,而几十年后呢,又有多少人,会因为生来不同,而受到歧视与虐待?(自由脑补)(这张专辑里对同性恋的态度又一次出现,而且这里更加直白。)

从这里开始,内容从对二战的反思上升到人性,历史已经为历史,是否又有同样的现实映照着历史?

「令人愤慨的不是受苦,而是受这苦没理由!」

生来不同,便是我们的原罪。

「看官们,若有选择,你会当受害者或刽子手?」

看官,听到这首歌的人,你遇到了同样的待遇吗?你愿意接受这没理由的苦吗?而你对别人,是否也做了同样的事情?

「它的纶音让我们集中如蝼蚁。」

「瘟疫的红十字!」「痉挛的六角星......」

「被自己的梦吼惊醒多血淋淋。」

「给它一根指头,它要我整只手!」

「所有生灵加起来,也不值它一个欲望!」

「宁可站著死去,也不跪著苟活。」

「在爱仇敌之前,却先恨了朋友。」

「住进一朵火焰,就成为萤火虫。」

「因为他的不公才有了第一个杀人犯。」

「智慧带来原罪!」「别用契约驯服我。」

「命运瞎了眼,谁能抓一绺头发?」

在集中营面对死亡的控诉与呐喊。杀人者眼中生命如蝼蚁。被杀者飞蛾扑火,如灰尘般消逝。

「天!毒气已四溢,我逐渐失去我......」

进入毒气室的人已经临近死亡,开始混沌状态。

「我...我的手!」

「我...我的脸!」

「我的疯狂!」

「脱下你的衣和帽!」

「打开你的齿和嘴!」

「检查你的心和肾!」

「剥离你的灵和魂!」

「为什麼要相信你!」

「你哪里会是真理!」

「谁管是不是经典!」

「谁管有没有页数!」

「蘇菲湿婆请解救!」

「圣哲神佛都入堕!」

「轮回涅槃谁操纵!」

「如你一般怎麼做!」

「出草火大风大中!」

「晓星早已经坠落!」

个人理解这里是意识到死亡来临时的躁狂状态,愤怒,不安,恐惧,负面情绪的交织,配合耳中纳粹发出的命令声音。各种混杂在一起,脑中状态即为歌词本中一般。

「嘘!别吵!想安稳睡个觉就等著进坟场!」

「喂!使者...有橄榄枝...我看别人带来...」

「我很想...想到家...脸觉得快...快乐...」

「满口谵语...数到七...或许我有...罪!」

「为何我有罪!」

「若我说他也......

……。」

死前回归平静,看见橄榄枝的召唤。有罪,无罪都已无所谓。

但是或许我有。。。罪!这一句我觉得是释放毒气的纳粹的台词。纳粹军人受到洗脑,潜意识认为执行任务是自己的职责,不认为自己有罪。而战争结束,自己又走上审判台,被世界宣判。

最后以死亡归于终结,而有罪或是无罪的讨论无解,

右手 韦瓦第 首歌


玥隆
2020-09-18

介绍苏打绿的早点回家

章昭
2020-09-12

求苏打绿的小情歌全动画版的(记忆中有杯子,两个卡通小人,牵着红线)不是MV,我想表白,需要那个,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