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拦河造湖该停一停了

更新时间:2021-06-22 09:30:50 作者:贺毅素 阅读:61391

为了造就城在水中的美景,如今很多城市都在争先恐后地拦河造湖,即使是一些财力十分有限的乡镇,在这方面也不甘落后。拦河造湖的“大干快上”,使一河多湖、湖湖相连、长藤结瓜的现象屡见不鲜。

诚然,一座城市若有一湖碧水相伴,确实拥有一些灵气。可是,拦河造湖却将河流变为湖泊,将动水变成静水,将活水变为死水。河流变为湖泊的后果其实很严重。

第一,使水质下降。本来,河流的水体由于不停地流动,其自净能力是很强的。如果有污水进入,流动的水体会通过水中的氧气对污染物进行氧化。这样,当河水流出一段距离时,随着有机物的矿化,河水就会恢复到当初的清洁状态。

相对于河水而言,湖泊属静水水体。当污水及农田中的植物营养物质排入湖泊时,因系静水,水生生物特别是藻类就会大量繁殖,使生物量的种群种类发生改变,破坏了水体的生态平衡。大量死亡的水生生物沉积在湖底,被微生物分解,消耗大量的溶解氧,使水体溶解氧含量急剧降低,水质恶化,以致影响到鱼类的生存,大大加速了水体的富营养化过程。

有研究表明,湖泊水的更新周期为17年,而河流的更新时间仅为16天。可见,河流的自净能力比湖泊强得多。河流一旦变性为湖泊,河流的自净能力将随之大降,水质恶化的后果也会接踵而至。

第二,危害到水生生物的生存和繁殖。生长在河流中的水生生物,经过成千上万年的演化,习惯了动水的环境,当突然进入静水的环境时,生物们会无法适应。这对它们的生存和繁殖将非常不利。

长江是我国水生生物最为丰富的河流之一,特别是中上游,鱼类资源非常丰富。但是,由于上游不少支流上无序修建截水大坝,其叠加效应摧毁了水生生物密集区的流水生境,很多鱼类种群数量明显减少,有些河段已失去渔业价值。1989年,葛洲坝水电站建成,直接阻隔了中华鲟的洄游通道,名贵的中华鲟因此在长江上游绝迹。

本来,有不少鱼类产卵繁殖需要一定的洪峰刺激,其需要通过洪峰判断季节到来。可是动水变静水后,洪峰削弱,水位没有了陡涨信息,鱼类也就无法掌握产卵信息。这样,鱼类的繁殖能力便大为降低。长江“四大家鱼”的锐减就是一例。近年来,宜昌江段“四大家鱼”的数量,已经锐减至三峡水库蓄水前的2%~3%。

第三,容易导致河道断流。河流内无度地筑坝造湖,极有可能导致河道断流。河道断流的后果是水文功能和生态功能的全部或部分丧失。

河流是水的通道,它可把地面短期内的积水及时排掉,并在不降水时汇集源头和两岸的地下水,使河道中保持一定的径流量,也使不同地区间的水量得以调剂。如果河道出现断流,河道的水文循环和输水作用就会停止,也就是说水文功能丧失。

河流在输送淡水和泥沙的同时,也运送着由于雨水冲刷而带入河中的各种生物质和矿物盐类,为河流内以及整个流域内的生物提供营养物质,使河流成为多种生物生存和演化的基本保证条件。而河道断流,实际上是关闭了为河道及流域提供物质和矿物盐类的通道,切断了为河道及流域多种生物输送养分的补给线,破坏了与河流有关的多种生态系统的生存和演化基础,也就是说河流的生态功能丧失。它如同人体主动脉出现堵塞一样,是危及生命的大病大灾。

人们之所以常说河流是有灵性的、有生命的,就是因为水是流动的。而轻易让河流变性为湖泊,实际上就是人为地剥夺河流的生存权,就是强行终止河流的生命。有鉴于此,拦河造湖急需降温。  ◆李松梧

扩展阅读

欢迎留言: